麻豆情人节一起用爱防疫

全场的气氛陡然降到了冰点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“这家伙竟然公然承认他杀了司空家老家主!”

“他竟然要求司空家的人为他的兄弟披麻戴孝?!”

狂妄至极!

人群中传来一阵阵惊讶的低声议论。

至于他的兄弟,没人去想那是谁,或许只是个小人物罢了。

司空家众人错愕了几秒后将目光投向司空杰。

“父亲不是脑溢血去世的吗?”司空安明不解道。

“是啊,大伯,你不是说爷爷是……”

司空杰抬手打断道:“确实是这畜生杀了父亲,我有不便说的苦衷。”

继而他看向肖舜,狠声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,死到临头还敢如此狂妄,今天若是你能走出我司空家的家门,我司空家从此便退出江海地界,从此永不踏入!”

肖舜杀了他的侄儿司空尘,杀了他的父亲司空欣荣。

春天的发生

现在又在这灵堂之上如此羞辱亵渎亡者,使得父亲死而不安。

今天若是就此放过他,司空家也再无脸面在江海立足。

啪!

肖舜不紧不慢抬起手,轻轻打一个响指。

轰!

身后的紫檀木棺材瞬间燃起一团大火,几米高的火焰滕然而起!

火焰瞬间蔓延至整副棺材,热浪倏地席卷了偌大的灵堂!

灵堂内众人,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,纷纷朝门口靠拢。

“这是要让司空家主不得安宁啊!”

“大不敬啊!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突然起火了!”

“快快!快把火扑灭!”张管家一边招呼左右,人已经冲了上去,可是却无从下手,急的直跺脚。

司空家众人一阵惊慌失措,手忙脚乱的上去救火。

啪!

又是一个响指!

火势遽然放大,轰隆一声,整副棺材瞬间支离破碎,火光四溅,周围欲扑火的几个司空家成员瞬间成了火人!

刹那间,灵堂几乎成了人间炼狱,一阵鬼哭狼嚎。

直到此时众人才明白过来,眼前这个人,他压根就不是来吊唁的,也不是来问罪的。

他是来杀人的!

肖舜刚才那两记犹如魔术般的响指,也另众人惊骇不已!

而他此时却如一尊石像,傲然而立,纹丝未动,似乎连眼睛都未眨一下。

众人心里不禁问了句,这到底是个什么人?

不止寻常人对此疑惑不解,左之源跟楚景同这两位见多识广的人物心下也是暗自疑惑。

刚才肖舜那一手不是武道,好像也不是传说中的法术,倒真有点像魔术。

“你这个畜生!让我父亲连死都不得安宁,我杀了你!”

司空安明早就忍无可忍,此时已失去了理智,双目赤红,怒不可遏的朝肖舜冲了过来。

刷!

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他的脑门上,司空安明瞬间一脸惊悚的瞪大了眼睛,脸上的肌肉跟着颤抖了几下,默默咽了口吐沫。

朱雀比枪口更冷的眸子中看不到丝毫情感波动。

“住手!”此时左之源一声大喝。

呯!

血花四溅,从司空安明脑后窜出一团血雾。

刹那间,万籁俱寂!

公然持械杀人?!

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有一些胆小的早已心惊胆颤,几欲离开,可古武协会早已将门口挤的水泄不通。

原本乱做一团的司空家众人此刻也安静了下来,震惊无比望着地上司空安明的尸体。

“左宗师,请您务必要诛杀恶贼,为了我司空家做主啊!”

稍倾,司空家众人反应过来后,纷纷跪地哭喊,失声恳求道。

“天王老子来了今天保不了你们司空家!”

肖舜目光凌冽的扫过众人,他今天是下了必杀的决心,大不了此行以后就回到山上,那里有师父布下迷阵,任何人,任何现代技术都无法找到他。

“狂妄!”

此时一个黑影,飞身而起,转瞬间已到朱雀身旁,一只手掌携着凌厉的气劲,迅如闪电朝她手腕处抓去。

嘭!

肖舜眼疾手快,飞起一脚将那黑影踹出数米远。

轰的一声,跌落到地上。

不过那黑影显然也是修武之人,一个鲤鱼打挺快速起身,正是省古武协会三长老之一的唐展鹏。

“你找死!”

肖舜轻飘飘挥出一掌。

“年纪轻轻,口气倒不……”

咯嘣!

随即他便一声闷哼。

唐展鹏太小瞧肖舜了,竟然硬生生的去接了他这一掌。

两道掌风方一接触,他顿时便察觉不对劲。

只是为时已晚,话未说完,肖舜那道一股深不可测的掌风已经呼啸而至。

他一条臂膀生生被震断不说,整个人犹如秋风落叶般,轰然撞碎身后的墙壁,一时间尘埃四起。

尘埃落定,唐展鹏,死!

全场尽数色变。

短短几分钟两人命丧当场,可不叫人胆寒。

左之源瞳孔一缩,心中一阵骇然。

唐展鹏,省古武协会三长老之一,竟然连肖舜一掌都接不住!

在场不习武的人或许不知唐展鹏的实力,左之源不会不知。

眼前这个年纪轻轻,身上却一点修武的痕迹都没有的青年,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。

心里打鼓的不止左之源,还有在一旁的楚景同。

他虽然心里瞧不上古武协会那般张扬,习武之人相较于常人都更了解武者,他看得出来,唐展鹏绝对不俗。

看来还是低估眼前这个年轻人了,当时儿子楚河山被废时他一度怀疑,江海当真有这样人物?此时看来,不仅有,而且意料之外的强悍。

“父亲!”

宋青洲此时心中又惊又喜。

惊的是这小子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,当着几乎整个江海最顶级的权贵,富豪的面杀人。

喜的是这小子的实力可能比他原先预想还要高,而且胆识过人,杀伐果决,风家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,也一定会尽全力去保他。

“这里恐怕要出大事,我去给老板通报一下这里的情况。”

宋镇海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轻点了下头。

“照顾好爷爷。”

宋青洲对宋灵儿说道,他知道这丫头有些功夫,而且实力不弱,当日击败宿印时他就在现场。

宋灵儿用力点了点头。

此时正门已经被古武协会的成员还有司空家的保安围的水泄不通,宋青洲只好从后门走了出去。